師大故事
  

在發展與教育心理學領域的三十載耕耘——白學軍


發布時間:2019-03-22

日前,教育部公布了2017年度“長江學者獎勵計劃”入選名單。我校白學軍教授獲批“長江學者獎勵計劃”特聘教授,標志著我校國家層次人才建設再次實現新突破。

在發展與教育心理學領域,白學軍已經辛勤耕耘了三十余年,現爲我校心理學科的帶頭人,擔任學校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主任、心理與行爲研究院和教育科學學院院長,並承擔著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心理學科評議組成員、教育部高等學校心理學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、中國心理學會理事長等重要學術職務。

潜心学术 科學研究成果丰硕

白学军1988年毕业陕西师范大学,同年考上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,师从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林崇德教授。1991年又考上沈德立教授和林崇德教授联合指导的博士研究生,在两位导师的悉心指导下,1994年毕业后,来到我校工作,成为著名心理学家、我校心理学科创始人、校资深教教授沈德立先生的学术助手。在大师身边,他潜心学术,日复一日地汲取知识,年复一年地研究学问,教學科研水平明显提升。入职2年评上副教授,4年后被破格为教授。34岁年轻教授光环的背后,是多少个夜里的灯下苦读,电脑里的成千上万个数据,实验室里的一次次的重复与改进……

作爲我校培養成長起來的優秀中青年教授,白學軍多年來一直從事發展與教育心理學領域的學術研究,關注“心理發展與促進”這一關鍵問題,采用眼動追蹤技術、事件相關電位技術、功能性近紅外光譜腦成像技術等現代化手段,對個體閱讀能力及促進、高效率學習的心理機制和心理健康調控等問題開展了一系列研究。

“漢語閱讀的詞切分”是白學軍教授多年來研究攻克的一大“難點”和“重點”問題。在拼音文字中,詞與詞之間通常被空格分開,這一現象被稱爲詞切分。而漢語是世界上爲數不多的詞與詞之間沒有空格的語言之一,讀者如何將連續的漢字切分爲詞?這是漢語閱讀中的一個關鍵且基礎的問題。由于漢語沒有詞切分線索,從而導致漢語成爲世界上最難學習的語言之一。爲此,白學軍利用眼動追蹤技術開展了一系列漢語閱讀詞切分機制的研究,從理論上揭示漢語閱讀的認知機理,在機器翻譯、語音識別、數據挖掘、人機交互等領域有著重要的應用價值。

2008年,白學軍與闫國利教授率領的團隊,創立漢語詞切分研究的範式,開展了國內首個漢語閱讀詞切分機制的研究。通過實驗證明,詞切分是中文閱讀必要的過程,該項成果引起了學界關注,自發表以來被引頻次高達216。此後,白學軍率領團隊成員就該問題陸續開展了視覺詞切分線索“在兒童閱讀中的作用”、“在漢語二語讀者閱讀中的作用”、“在新詞學習中的作用”等後續幾個方面的系列研究,系統地探討了“漢語閱讀過程中讀者是如何從連續的閱讀內容中切分出詞”這一關鍵問題。

最终,白学军的这项研究共发表相关论文和国际会议论文近50篇,成果被收录到国际学术界重要工具书《The Oxford Handbook ofEye Movement》(牛津眼动手册)之中,出版《阅读心理学》等多部著作,获全国教育科學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,研究成果对于对外汉语教学理论的改革、汉语初学者教材编写及人工智能的发展有重要的指导意义。此外,白学军还在“学生高效率学习”“开展学习心理健康与行为调控”等方面开展了深入研究并取得丰富成果。

據統計,白學軍承擔完成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等20項國家和省部級項目,累計在國內外重要學術刊物發表論文300篇,出版專著或譯著20部,獲得發明專利20項,其研究成果在國內外心理學同行中影響深遠。他先後通過天津市首批“131”人才工程第一層次人選、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人選、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、全國文化名家暨“四個一批”人才、國家“萬人計劃”哲學社會科學領軍人才等省市和國家層次人才梯次培養,領銜白學軍勞模創新工作室,入選天津市十大示範勞模創新工作室,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、天津市勞動模範、天津市教學名師等榮譽。

搭建平台 团队建设稳步推进

“这些科研成绩的取得并不是完全靠我个人的努力,我认为平台好才是关键因素。”白学军谈到,我校心理学科综合实力在国内名列前茅。沈德立先生带领天津师范大学的心理学团队,建成国家重點學科、心理学一级学科博士授权点、心理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。从1993年至今,一直是天津市重點學科。学科的发展注重为国家和社会服务,走“产、学、研”相结合的道路,研制并生产了国产第一代、第二代和第三代心理学实验仪器,批量生产供全国高校和科研单位使用。

近年來,白學軍帶領團隊成員紮實開展平台建設,組建和領導了天津市“十二五”綜投《基礎心理學》教學創新團隊、天津市2011協同創新中心-“國民心理健康評估與促進”協同創新中心、天津市高等學校“心理健康與行爲調控”創新團隊等。這些團隊以中青年教師爲骨幹,包括國家萬人計劃學科領軍人才、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、天津市“131”創新人才工程第一層次人選、天津市外專“千人計劃”人選等,爲學科發展和團隊建設搭建了較爲完善的學術梯隊。

在白學軍看來,青年人才是學科可持續發展的強勁動力,因此他尤其注重青年教師和學生的培養,花費了許多精力。教育科學學院青年教師梁菲菲談起導師白學軍,記憶最深的是讀博時白老師帶著她寫論文的經曆。“當時寫了一篇論文,想投《心理學報》,這是國內學術界裏頂級的期刊了,論文反複修改了很多遍才敢拿到老師那裏,結果還是出了岔子。”她說,僅前言部分,白老師就讓她前後改了十多次,每一次都逐字逐句地告訴她如何修改,爲什麽要修改。最終,論文得到了《心理學報》的認可,未做修改一次性順利刊發,並且在當年獲得了好幾個頗有份量的獎項,這讓初出茅廬的梁菲菲欣喜萬分。

白學軍認爲,學生也是團隊中的重要力量,對待學生同樣要傾心付出。他采用“模仿、改造、創新”模式來培養學生,注重培養學生的科學精神。在《認知心理學》課上,白學軍讓學生必須“緊跟”學界最新研究成果,通過提交讀書報告養成看文獻的習慣和能力;爲了讓研究生接觸到心理學經典研究,他主持翻譯了《改變心理學的40項研究》一書,該書成爲全國心理學專業學生必讀書之一;他組織學生搜集並閱讀最新學術動態,出版《環球心理資訊》電子雜志,至今已有近300期……

此外,白学军十分注重青年教师和学生的制度化管理,为青年教师配备教學科研指导教师,创设良好的科研条件。近年来,他带领团队从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美国范德堡大学等知名院校选拔引进了十余名优秀青年学者。

勤奮耕耘不懈追求精益求精

“如果一個人只吃兩種東西,就能快樂和幸福。那就是:吃苦和吃虧。前者可以讓人刻苦精進而成事,後者可以讓人善于合作而成功!”在白學軍的學生中間,老師的這段話傳播甚廣,有的學生直接把這段話作爲了自己的座右銘。

“行政工作是學校和組織對我的信任,我必須要做好。”目前擔任兩個學院院長的白學軍談到,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,他依然沒有放棄自己心愛的科研。早晨7點不到,白學軍就來到辦公室,這時候的辦公室沒有白天的“熙熙攘攘”,可以讓他專心地看文獻,上網浏覽學科最前沿的文章。

每天下班後也是他給自己“補課”的時間。白學軍總是會在辦公室忙碌到忘記了時間,直到樓下的大爺上來提醒:“白老師,該回家了。”如此反複了幾次,白學軍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,大爺則摸清了他的習慣,常常會在原定的閉樓時間後爲他多留出半個小時。

“別看老師天天那麽忙,但是一和他說起學術界最新的消息,他知道的比我們更多。”自2004年開始跟白老師學習,如今已經是心理與行爲研究院青年教師的李馨說。

除了每天早晚“擠出來”的時間,節假日就是白學軍專于科研的時候。只有當公休日來臨,平日裏因爲各項事務來找他的人才會少一些。于是他就利用每一個清明、五一、國慶,利用每一個本可以好好休憩的日子,沈下心來投入到科研中去。

學生們大都摸清了白學軍的這個習慣。研究生的組會通常會在周末開,課題組討論項目進展也往往在休息日。星期天的上午總有學生給他打來電話:“老師,我這裏的論文有個問題想跟您討論一下,方便嗎?”“你過來吧,我就在辦公室。”電話那頭的白學軍立刻答應下來。

打開郵箱,看到淩晨五點或者夜裏十二點白學軍發的郵件,老師和學生們早已經習以爲常。如此種種,已是常態。

對自己要求高,對工作要求嚴,白學軍的“嚴謹”是在師生中出了名。

2014年,白學軍帶領的“國民心理健康評估與促進協同創新中心”參選“天津市2011協同創新中心”。在答辯前夕,他帶著團隊成員反複修改材料,200多頁的材料他一遍遍地看、一遍遍地改,一直忙到答辯前一天晚上12點,才最終定稿,使我校有了首個市級“2011”協同創新中心。

教師教育國家級精品資源共享課《兒童發展》由白學軍負責並主講。將近兩年的申報和准備,白學軍一刻也不敢懈怠。錄課幾乎都集中在暑假,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,學校裏大部分老師和同學已經放假了,但白學軍他們還在錄播間裏忙碌著。“本來錄課應該在教室,但教室錄出來的畫面不好看,學院將錄播間‘改造’成了教室的樣子。”即使這樣,還是因爲第一遍的效果不好,又重新錄了第二遍。“精益求精嘛。”白學軍說。辛苦沒有白費。《兒童發展》在今年被確定爲第二批“國家級精品資源共享課”,現已出版了配套教材,錄制成的慕課也于近期上線。

谈起此次获批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特聘教授,白学军坦然地说:“对我而言,这个荣誉既是一种认可,更是一种鞭策和激励,今后还需要更加努力,抓住学科发展的机遇期,为学校发展、为學科建設做更多的事情!”


分享到


關閉

快速鏈接
 
地址: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邮政编码:300387      
津ICP備09008453號-1|津教備0385號
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560号|事業單位標識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